成都商報記者 王歡
  核心提示
  一個父親的
  無奈
  “一個男人賣衛生巾很古怪,應該找個女人來賣比較可信”。可是老婆在外地打工,媽媽又在家照顧女兒,好心人送的這些衛生巾,誰來賣呢?“乾脆我自己扮成女人!”
  一個父親的
  無畏
  憑聲音識破他的人有,圍著他拍照詢問的也有,他都一一回答:“我不介意他們把我女裝的樣子放上網,有人關註我更好,也許捐款的人會更多。”
  在三環路羊犀立交橋公交站旁,一位留著紅色波波頭、穿著粉紅套裙的“女士”在此擺攤賣衛生巾。一旦有人照顧生意,一句粗獷低沉的“謝謝”讓女顧客們嚇了一跳:原來,賣家是一位男士。
  他為什麼要男扮女裝賣衛生巾?旁邊支著的一塊紙板道出了他的苦衷:他兩歲半的女兒得了白血病,家境赤貧的他希望藉此籌錢為女兒看病。
  大愛父親:
  怕被人當變態
  戴著口罩不敢說話
  昨天下午3點,小小的地攤擺在公交站牌一側,戴著口罩的王海林坐在地上低垂著頭,不時伸手去擺弄一下衛生巾。他頭戴一頂火紅的假髮,身穿一套粉紅色連衣裙,原本有些瘦弱的他,一眼望去就是一名時髦女郎。
  “這衛生巾是什麼牌子的?”一位中年女士看了看紙板,似乎動了惻隱之心。王海林沒有回答,拿起一包衛生巾遞給她,眼睛仍然盯著地上。“多少錢一包?”她問道,王海林指了指紙板上寫著“20元/包”的那一行字,終於抬頭看了她一眼,又趕快把目光移開。
  中年女士嘆了口氣,掏出20元放在裝錢的紙盒內,又遲疑了一下,把手上的衛生巾又放回原處,站起身離開。王海林驚訝地望著她離去的背影,急急地說了句:“謝謝。”低沉粗獷的兩個字暴露了他的性別,中年女士疑惑地回過頭來,盯著他的臉看。“糟了,又暴露了……”王海林小聲地嘀咕,趕快又低下頭。她回頭看了王海林幾次,最終還是沒說什麼就走了。
  王海林說,自前天開始以女裝示人以來,這樣的情況發生了不下十次。“只要開口說話,就一定會被認出來。我本來還很擔心被別人罵變態,但是成都人都很好心,最多像這樣多看我幾眼,”他低聲說道。
  可憐女兒:
  化療頭髮掉光
  手臂上全是針眼
  在華西醫院附近王海林租住的房中,2歲半的女兒小雅正沉沉睡著。因為化療,她的頭髮全都掉了,手臂、小腿全是密密麻麻的輸液針眼。小雅的媽媽前幾天剛從濟南趕回來看了女兒一眼,又匆匆回去上班了,她每個月不到2000元的工資和低保是全家人唯一的收入。現在,只有王海林64歲的母親吳芳陪在孫女床邊。從山東大學齊魯醫院,到川北醫學院、華西附二院……吳芳保存著孫女厚厚一沓的病情報告,結果全都是同一個: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L1型。
  王海林是南充營山縣清源鄉人,夫妻倆文化都不高,之前在濟南一家加油站打工。“娃娃一直跟到我們在老家,很乖很活潑。”吳芳抹著眼淚說,今年3月,小雅脖子上突然長出一顆一顆的包塊,後來確診是白血病,“錢如流水一樣地花出去,老伴在老家把牛都賣了,後來又到華西醫院住了5個多月,花了30多萬,親戚朋友都借遍了,實在撐不下去了……”吳芳含著淚說。
  吳芳知道,兒子最近幾天出門都是去找錢,因為他每次回家都塞給她一些錢,讓她帶小雅去醫院做兩天一次的血液檢查。“我不知道他在外頭乾什麼,只要他沒乾什麼犯法的事就好。”她嘆著氣說。
  網上求助:
  成都好心人
  送來這些衛生巾
  “上網乞討非我所願,為了患兒低頭無悔。”這是王海林寫在微信上的一句話。“當時在山東、南充幾個醫院都看過病,幾萬元積蓄也花光了,我實在沒有別的辦法,只能上網求助。”他把繳費單拍照放到空間和微信上,零星收到一些捐款。老家村裡鄰居也捐了一兩百,湊了幾千元,但這無異於杯水車薪。
  一個月前,王海林接到成都網友晏女士打來的電話,約他見面。“她說自己是做保健品直銷的,在看過孩子的診斷書後,她送了我十盒衛生巾產品,每盒19包,說我可以拿去賣掉。”王海林說,剛拿到這些衛生巾時他傻眼了,這種女人用的東西對他沒有半點用處,他拿回家就丟在角落裡了。“到了國慶節前,家裡實在是拿不出錢了,我才決定試一試賣這些衛生巾。”
  昨日,成都商報記者輾轉聯繫上晏女士,她並沒有透露這些衛生巾的價值,只說希望孩子儘快康復,她能力有限沒能捐款,只能用這樣的方式幫助這位父親。
  最開始賣不脫
  他的苦衷:實在拿不出錢了,才決定試一試賣這些衛生巾
  最開始賣不脫
  扮女人後“一天收入好幾百”
  10月2日,王海林第一次擺攤的地點選擇了羊犀立交,“一來坐地鐵去華西醫院方便,二來當時晏姐就約我這裡見面,我猜她是住在這附近的,希望能碰見她,當面再謝謝她。”一開始,王海林穿著自己的衣服擺攤,大多數路人都用不解的目光打量他幾眼,就匆匆走過。幾天下來只賣出去四五包衛生巾,收入只有百多元,“後來,一個好心的阿姨提醒我,一個男人賣衛生巾很古怪,應該找個女人來賣比較可信。”
  母親在家照顧孩子,妻子又在外地,上哪兒去找女人?王海林愁了兩三天,突然想到:“乾脆我自己扮成女人!”找一個16歲的小病友借了頂假髮,找另一位病友的媽媽借了這身衣服和絲巾,穿上老婆的打底褲,戴上女兒的小花口罩,32歲的王海林第一次為把自己打扮成一個女人而努力。“要是以前絕對不可能,看起來好變態。但是為了救女兒的命,別人怎麼說我不在乎了。”
  前天上午,他第一次穿著女裝來擺攤,果然吸引了很多人。“只有讓別人停下腳步,才有可能註意到板子上的求助信息,”一天下來,他連賣衛生巾帶收捐款,一共收到了五百多元。憑聲音識破他的人有,圍著他拍照詢問的也有,他都一一回答:“我不介意他們把我女裝的樣子放上網,有人關註我更好,也許捐款的人會更多。”
  在公交站牌後方幾米的草叢中,放著兩個裝衛生巾的空紙盒,那是王海林的臨時枕頭,“之前有兩天,我想晚上多擺一會攤,省地鐵票,就睡在後面了。”在被問到晚上有沒有被子蓋時,他搖著頭笑笑說,“多穿點就行了。”而在家中,王海林幾次夜不歸宿讓母親有些抱怨。聽了成都商報記者轉述的話,王海林低下頭:“我可不敢讓我媽知道在乾什麼,她會傷心死的。”
  前天下午,王海林男扮女裝賣衛生巾的照片被網友曬了出來,昨天他接到的網友電話多了起來,他總是拉下口罩,認真地感謝關心他的人,男人的特征顯露無遺。“原來是個男人,這是為了女兒,太不容易了,”市民馮女士仔細地看了王海林親手寫的求助牌,又把他的身份證和戶口看了幾遍,掏出了50元,“小伙子加油,你是好樣的!”她說。
  (原標題:戴假髮穿紅裙賣衛生巾白血病女兒:“她”是我爸爸)
創作者介紹

獸醫

mqonzkv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